Thursday, December 17, 2015

[BabyE]比想象中还要淡定的生产记 (I)

在待产的时候就已经清楚知道各种临盆症状,但因为小Ethan的头到37周都还不愿意往下,我还深怕会挨上一刀,尽管已经告诉自己可以让宝宝选择自己想要的方式出来,但心里还是很属意自然产这件事,庆幸的是,宝贝的头终于在38周初时终于往下了!!!

37周末就启程前往槟城去待产,结果自开始待产以来,我整个开始紧张兮兮于各种有可能是即将临盆的症状,每上一次厕所就检查是否来红,而且没有还会很失望的那种;想去游泳,也因为害怕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破羊水而作罢;至于阵痛我毫无头绪,即使只是轻微小痛,还是要上厕所的肚子疼,都能让我陷入疑惑中,朋友告诉我,就是激烈经痛的感觉啊~

啊天晓的,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经痛 *摸木摸木*

产前还去找老公的表姐吃了顿饭,听着夫妻俩生第一胎的经验
表姐夫还一直告诉我老公他们在产房时的各种故事,我俩听了也捏了一把冷汗

结果在各种焦虑下,我乘着有空就上网挖回各位妈咪博客们的生产记仔细阅读参考;好多人都告诉我不要知道太多地好,否则看得越多越是害怕,但是对我来说,看得多我越是心安呀!!! 

虽然待产那两个星期有老公全勤24小时随身陪伴在侧,想干嘛想吃啥想去哪儿都随传随到,完全就是皇太后的概念超享受,但等的过程其实挺煎熬的,那种不晓得什么时候才是个头的心情实在无法形容,在39周的最后一天,我终于迎来了我最期待的那一刻

11月18日早上11点多,其实已经感受到稍微的小阵痛,但因为各种不确定,而且痛得次数也不规律,于是我还是照旧日常生活,但我现在已经完全想不起当天我去吃了什么做了什么,只是记得晚餐后我就回家继续写我未完成的孕期手记,一直到晚上11点多,小腹间的小痛突然变得异常规律,于是我开始一边记录一边写部落,至凌晨12点多开始每10分钟准时痛一次,我才告诉老公,老公开始有些慌乱了,问我要不要现在就去洗头准备去医院,我还很淡定地让他先让我把文章打完,如果还是继续痛才去准备吧 *表示很怕吃炸糊*

老公开始忙上忙下开始替我准备蜜糖水和红枣水,并跟着我的Last Minute to do list准备了一些要带去医院的重要文件,至于待产包已经老早就放在车里所以也不紧张

写完部落大概凌晨一点半,才慢条斯理地准备去洗澡洗头,还让老公帮我吹好头发,有说有笑地才要动身去医院,是说之前的焦虑都在干嘛? 大难临头的时候我却异常地镇定

去医院途中还突然想吃云吞面,结果跑去老青屋可惜人家已经收摊*啊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啊小姐*

抵达医院的时候,医护人员请我坐上轮椅的时候,我还很不好意思想拒绝(就还没有痛到不能走的地步啦),但后来他们还是坚持要把我推上产房,所以我就这样直接进了产房

不过据别人的说法不是要正式进入待产状况才可以进产房的吗? 哦这不重要算了....



话说,我老公早在之前陪我参观产房的时候让我笑了老半天
他一直以为产房 = 手术房是同等规模的,对长得像病房的产房感到很惊讶 XD


换院服的时候发现自己也来红了,护士们待我准备好后熟手地把仪器和探测带都别好在我的肚子开始探测阵痛频率,那时候我其实感觉到阵痛有在加剧,但依旧还在我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护士准备帮我内检,那是我整个孕期,第一次进行内检

之前总看很多妈咪们咆哮说内检有多不舒服有多痛,是说痛到还会想狂踹医生的程度
可在我开始倒抽呼吸准备接受那残酷的时刻时............ EH??? 其实...没有很痛耶~

Eve说,可能我住的那家医院护士和医生手势比较好所以我比较没那么痛
不过也可能大家所接受的疼痛程度不一样,原本以为很痛的内检其实比我想象中还可以忍受

比较让我晴天霹雳的是护士的那一句 “Belum buka lagi”
所以? .........................

没有破羊水子宫也完全没开,那我是在痛个什么劲儿???????
所以我是不是应该要先回家等一等???

护士当下联络了我的主治医生,她建议我留在医院待产,因为我的阵痛程度其实算很强(是吗?),而且一般也不会有减缓的迹象,只会越来越痛,与其这样来回跑,不如好好在产房休息,等她隔天早上巡房的时候来看我再打算,若是子宫还是没有开的迹象,可能会帮我放药催生

虽然我也没有很想接受催生但更不想痛着来回跑于是就让老公去给我办了入院手续

子宫完全还没开耶,每次看人家要开到10指都得等上好久,当时觉得自己看来是要在医院耗上整天了,于是叫老公凌晨5点多跑去买肯德基给我吃,想说吃饱才有力气生,然后开始一个一个跟家人朋友通知我已经人在产房这件事,已经完全忘了之前自己有多焦虑



看着我蜜糖水红枣水肯德基还有老公顺手收进包里的小蛋糕和小饼干
我四叔直接问我是不是要在产房开大吃会 XD 

看着产房内的电视哈哈大笑地吃饱喝足后本来想好好睡一下,结果阵痛这时候突然开始加剧了,一直辗转难眠到凌晨6点多,护士进来再次帮我内检,哦有开了1cm非常好!!!*难怪突然剧痛* 护士接着帮我进行通肠,其实早在我办好入院手续后护士就想一并给我剃毛兼通肠,但人家想要先吃饱才通肠于是先剃好,而通肠就拖至早上才进行,结果我XX的后悔了.....

你是想想一边阵痛一边还要坐直上大号,偶尔还要使点力....(如果形容地太贴切我抱歉)
我五官都纠结成一团了,还想说要到走廊走走好顺产地说,结果一出来我就赖在床上不想动了

剃毛的心情倒没什么,和内检一样,反正护士小姐们有什么没见过,太扭捏反而还让人见笑了

就这样痛着昏昏欲睡转眼间就到了9点半,我医生巡房的时间,阵痛当时已经从渐渐转剧痛变成大剧痛,当时想着万一,我依旧还是保持在一指, 我该不该催生好呢?

结果医生内检竟然告诉我已经开了4指!!!! *幸福来得太突然*

就这样逃过了被催生的命运,医生随后就拿着一直长长的东西说要帮我破羊水,一样是听说很痛的一个过程,但对我来说是不痛不痒的,啊但原来痛的是在后头呀!!!!!

破了羊水后的阵痛已经不能用大剧痛来形容了,我大概忍了没多久就斩钉载铁地告诉老公说我要打无痛!!! 我想老公们基本看到老婆痛成这样也只有二话不说跑去叫医生的份儿吧

心里在之前已有90%想要打无痛的心,所以也没有让自己挣扎很久 XD

老公有企图想要说各种安慰我让我舒服的话语,但人家真的只想好好地用沉默来消化那个疼痛,所以每次他只要想开口就会被我勒令闭嘴,外加白眼和嫌弃的表情 *对不起老公*

不打还好,打了我才发现事实完全颠覆了我的想象
到底是谁告诉我打了无痛是完全不痛的呀?!!!!


To Be Continue ...............



14 comments:

  1. 啊!没了!!!!我看到很紧张!
    为什么你那么淡定那么淡定~而且还可以吃吃喝喝大笑一番,你真的准备开大吃会!噗
    怀孕生孩子就注定被看光光,我比较介意被剃毛的时候自己下体有味道,哈哈哈哈,所以入院前洗澡洗干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ReplyDelete
  2. 哈哈,你待产待得很开心喔,还可以开大吃会?!看了好紧张喔,下一篇赶快来!

    ReplyDelete
  3. 你还可以吃KFC! Geng! 我虽然不是生第一胎不过还是很紧张,都没心情吃什么好的,最多也是面包或Milo罢了~~

    ReplyDelete
  4. 你很淡定哦!
    我也觉得内检很痛!

    ReplyDelete
  5. 我看到紧张想接下去看你竟然喊STOP..XD
    哈哈哈哈哈

    ReplyDelete
  6. 恭喜恭喜!第一次留言:)
    内检我觉得真的看手势!同一天里我内检几次,第一次遇上粗鲁的印度护士真的超痛!过后遇到的吗来护士内检都不会痛!
    你真的好淡定!等你的下一篇!

    ReplyDelete
  7. 内检,如果是无痛无症状地进行的确感到超超痛!
    但如果破水或已经有开了就不会怎样了。

    续集不要太久哦。。��

    ReplyDelete
  8. 还可以吃KFC 代表你真的很淡定!!(啊不过不吃哪来的力气 push 啊 :p)
    不要给我吊瘾,下一篇快送上!(鞭)

    ReplyDelete
  9. 这KFC照,根本就是大吃会啊!哈哈哈哈哈~

    ReplyDelete
  10. 我是进入39周才正式放产假,悠悠然过了40周落红之后没有剧痛所以数着日子过。因为我的医生落话说除非破水和每15分钟频密阵痛才是生产的先兆,其余的我都可以继续煲剧等时间过。Baby E给你有惊无险的一次,38周才转下头算很迟,换成我也打定主意要剖腹的准备了。

    破水之后的阵痛才刺激,点头如捣蒜啊我!!你打了止痛针还继续痛?是普通打屁股的止痛针还是注射脊椎的无痛分娩止痛针(Epidural)?如果是后者的话不可能还会痛的啊!!!

    ReplyDelete
  11. U should inject the epidural before...if started pain, the dose is useless alr...arr....i can felt really pain~

    Mine one is before injection, meant I havent start pain! That why i cant feel anthing!!!

    ReplyDelete
  12. 如果想要拥有自己孩子的您而无法生孕,千万不要感到沮丧,现在医学非常发达,可以来尝试代孕我本人推荐这家彼奥泰珂斯研究中心,他们拥有超合理的价格,还包含了所有的检查噢,不加任何费用,非常的满意这家代孕服务。 Biotex (彼奥泰珂斯)

    ReplyDelete